【红色故事】论红色信用合作的闽西实践_农民银行

发布时间:2020-12-10 发表于话题:龙岩哪里有借款个人的 点击:162 当前位置:淘汇多金融 > 综合 三农 【红色故事】论红色信用合作的闽西实践_农民银行 手机阅读

闽西苏区建立后,苏维埃政府为了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围剿”,进一步废除高利贷,冲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发展苏区经济,1930年11月7日,闽西苏维埃政府在龙岩县(现新罗区)城关下井巷口创办了苏区第一家合作社性质的工农银行。阮山任行长,曹菊如任会计科长,赖祖烈任营业科长兼秘书,共有工作人员10余人。

工农银行成立后,面对银行资金短缺,红色政权决定向工农群众发行股票,入股募集,将20万元的资金分为20万股本金,每股1元,由各级苏维埃政府、各级工会和部队有关人员组成募股委员会,负责募集股金,并责成闽西工农银行委员会委员负责监督股票发行。

闽西工农银行发行股票分为两个阶段。1930年11月7日前,发行暂行股票;1930年11月7日后,发行正式股票。正式股票为1元面值的石印版,颜色呈深褐色,长方形,图案结构设计严谨,票面内特别写着:“本股票不得在市面上流通买卖;凭票向本银行支领应得红利。”票面上盖有阮山行长的印章。股票发行后,工农群众自愿购买,各合作社积极购买。工农银行所得盈利,20%作为公积金,20%用于工作人员及银行正常开支,60%按股份进行分红。

工农银行创办后,办理定期、活期、零存整取三种储蓄业务,存取自由,十分方便。大力支助了个体农民、劳动合作社、粮食合作社、犁牛合作社,也借贷给石灰、铁器、药材、刨烟、纸业等合作社及从事贸易活动的商人。

1930年12月15日,国民党张贞部杨逢年旅进占龙岩后,闽西工农银行先后迁往永定虎岗、上杭白砂、长汀等地。在战争环境中,工农银行对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繁荣苏区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闽西红色信用合作的发展

毛泽东十分关心苏维埃政权建设,强调自力更生、发动群众搞好苏区经济,建立信用合作社就是毛泽东重视发展苏区经济的一个体现。

1929年9月,中共闽西特委根据毛泽东关于自力更生发展苏区经济的指示,发出了第七号通告,要求各区着手发动群众召集私人股金创办信用合作社,以使农民卖米买货不为商家剥削,而农村贮藏资本得以盘活,使资金流通。此后,闽西各区、乡开始筹办信用合作社。

1929年10月26日,永定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通过了《县苏维埃目前最低的施政纲要》,其中第四项就是“统一度量衡和币制”。在闽西特委倡导创办信用合作社的背景下,湖雷(第三区)信用合作社应运而生,这是中国最早的一个红色信用合作社。此后,在永定太平区、上杭北四区、长汀县、兆征县及闽西苏区其他县区也相继创办了信用合作社。1930年3月,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第八十七期,刊登了中央组织部秘书长恽代英的调研文章《闽西苏维埃的过去与将来》,文中指出:“在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之下,无田地或少田地的农民分得了田地,成年吃薯渣的贫农吃了大米,乡村的水沟桥梁都大力修理起来,很多地方组织了合作社来抵制商人提高市价的剥削,并且用很低的利息借款给贫苦农民,疾病可以找到公共的医生和廉价的药品”。

1930年3月,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定了《合作社条例》《借贷条例》及《取缔纸币条例》,明确指出“发行纸币机关,要信用合作社才有资格” 。到1931年9月,仅永定全县就创办了9个区级信用合作社,共有基金10528元,实现区级全覆盖,永定太平区及第一区的信用合作社还发行了纸币。这些信用合作社用实际行动演绎了毛泽东合作经济思想和信用社发展理论的最初实践,形成了红色农信最早的经营理念、业务制度和管理规章,逐步确立了“针对群众要求,为群众解除痛苦,努力帮助群众,便利工农群众经济的周转,帮助发展生产,实行低利借贷,废除高利贷的剥削”的经营方针,为解决“剪刀差”现象、保障群众正常生活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闽西信用合作社初始创办基金由政府拨给,部分由群众集股。随着生产的发展,资金主要靠群众集股。信用合作社坚持民主管理的原则,由社员民主选举7至11人组成管理委员会,委员会定期召开社员大会,向社员报告营业情况。

闽西信用合作社是在探索中发展起来的,没有经验可循,但是许多做法都得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肯定。1933年9月,临时中央政府颁发了一个统一的《信用合作社标准章程》,供各地执行。这是苏区信用合作社工作的指导性文件,为苏区各地的信用合作社提供了统一的规范化、标准化的组织大纲,促进了各地信用合作的发展。此后,信用合作也从闽西苏区发展到了整个中央苏区和川陕苏区及鄂豫皖苏区等。

信仰的力量:闽西人民以极大的热情踊跃参加信用合作,为闽西苏区乃至中央苏区的红色信用合作做出了重要贡献

信用合作社的创办初衷是“以便利于工农群众的借贷机关,它一方面吸收工农群众存款并向国家银行取得贷款帮助;另一方面是借款给需要用钱的工人农民,并供给他们发展工农业生产与商品流通的资本,使工农群众不再受无处借钱、资本缺乏、无钱而贱卖农产品的困难”。

信用合作社的资本金,一方面来源于苏区政府的注资,更大一方面是来自群众的存款和信用合作社向群众和企业发行的股票。为更进一步规范和支持苏区信用合作的发展,1934年5月1日,临时中央政府国民经济人民委员部和财政人民委员部,联合发出“为发展信用合作社彻底消灭高利贷而斗争”的布告,“准许各地群众将第二期公债本息作为加入信用合作社的股金,并特许各地信用合作社可吸收此项债票特向各地银行抵押借款”、“以充实工农商业的资本,并便利个人借款,促进苏区经济更进一步发展”。

1930年11月成立的闽西工农银行是工农群众自己集资创办的股份制银行。这种通过向群众募集资金的方式建立银行在革命根据地经济建设中是首创的,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它既使银行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又宣传了工农银行的宗旨,扩大了工农银行的影响。工农银行的股票一经发行,就受到工农群众和工商企业的踊跃购买,使工农银行呈现勃勃生机。闽西妇女甚至把自己的婚嫁首饰变卖购买股票入股,“仅永定第七区(湖坑)10个乡统计:妇女运动委员会发动广大妇女认购信用合作社股金达1500元(大洋)。有的乡苏妇运会干部还参加了具体的社务工作,如坎市乡妇运会主任金凤仙兼信用社主任”。工农银行会计科科长曹菊如在《闽西工农银行一周年》文中写道:“工人农民们都尽量拿出他们劳动血汗的代价来买工农银行的股票,尤可敬佩的就是各地———尤其是杭武的青年妇女热烈拥护工农银行的行动,在每一次的群众大会上,都有许多青年妇女自动拿下她身上佩戴的银饰,变价来买工农银行的股票;龙岩、湖雷……等大城市的商家,也很热烈地向银行入股。因此,银行的基金,在一年来有巨量的扩大。”

闽西苏区的红色信用合作实践,还得益于一大批红色金融工作者,他们肩负重任,白手起家,边学边干,逐渐成为信用合作工作的行家里手,并建立了一整套制度,对各根据地开办工农银行有着极大的推动和指导意义。也为后来创办国家总银行奠定了基础,积累了经验。闽西籍的红色金融工作者主要有阮山、赖祖烈、曹菊如、卓明、黄亚光、曹根全,还有全国最早的一批信用合作社主任,如陈海贤、林锦彬、沈志珍、罗美初等。

1934年1月,毛泽东在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指出:“经济建设中资本问题的解决,主要是吸收群众资本,把他们组织在生产的消费品与信用的合作社之内,应该注意信用合作的发展,使在打倒高利贷之后能够成为它的代替物。经过经济建设公债及银行招股存款等方式,把群众资本吸收到建设国家企业,发展对外贸易与帮助合作社事业等方面来,同样是要紧的办法”。这是对闽西经济建设的总结,也是对闽西信用合作的总结。可以想象,如果没有那些股份制金融机构的存在,如果广大劳动群众不是积极认购股票,在敌人的经济封锁下,闽西革命根据地怎么能够生存发展并扩大呢?

使命的担当:闽西红色信用合作为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发挥了重要的历史作用

信用合作社是苏区人民在资金上互相合作、互相帮助,抵制高利贷剥削的群众性经济互助组织,它是苏区三大合作组织(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的重要部分。

闽西各地农民暴动后,高利贷被废除,但是由于新的金融体系尚未建立。因此,出现了农民为生产生活需要而借贷无门的状况。农民急需购买生产资料和生活用品没有资金,只好大量粜粮,造成粮食供过于求、米价下跌,而工业品则价格不断上涨,形成了严重的工农业产品剪刀差,影响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因此,急需建立新的借贷关系。

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适时地制订了《合作社条例》,《条例》明确了信用合作社的性质、宗旨。指出,创办信用合作社可解决下列问题:一是解决农民告贷无门的局面;二是打破敌人的金融控制和封锁;三是帮助农民发展生产;四是弥补国家银行的不足,对发展对外贸易起到积极的作用。

闽西革命根据地建立后,苏维埃政府肩负着发展经济和管理经济的职责。红色政权建立后,工农政权要保证人民生产生活的发展,需要资金的投入,文化、卫生、教育事业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同时,红色政权建立了自己的武装力量,这支部队的装备、武器弹药、后勤给养等,需要资金做保障。而红色政权建立之初,根据地财政十分薄弱,因为苏区大多建立在贫穷的农村,这些地区,除农业种植外,工业和手工业基础差,使财政收入有限。要发展经济,就要有资金的投入、周转和流通,就要有借贷。所以,建立工农银行就成为当务之急,而建立工农银行,可聚集资金,低息贷出,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

红色政权的财政收入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苏区微薄的工商企业的税收;二是没收官僚资本的财政所得;三是在战斗中缴获的战利品;四是开展打土豪所没收的资产。对这些资金和财产的使用和管理,不仅需要制定使用标准,更需要有实际的收支记录和拨付账单。工农银行就担负着核算和收支账户及资金管理等职能。

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通过了《合作社条例》《取缔纸币条例》和《商人条例》,使信用合作蓬勃发展。各地信用合作社成立后就迅速办理了三项业务:一是存贷款业务;二是收兑银元、兑换纸币业务;三是发行流通券。这些举措,迅速稳定了苏区的经济金融秩序,特别是加大对粮食合作社的贷款,对苏区粮食价格的稳定和苏区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闽西信用合作社的做法得到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肯定。1932年9月,临时中央政府制定的《合作社工作纲要》中要求信用合作社做到“抵抗私人资本剥削;改善社员生活,救济失业工人;相当调节剪刀现象,巩固和发展苏区社会经济;提高社员文化程度。”

闽西从始办信用合作社的实践,到工农银行的创办,并随着苏区经济的日益繁荣,金融事业也从无到有,并建立了自己的金融体系;一大批金融工作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艰苦复杂的环境中舍生忘死,为改善民生,为巩固苏区政权,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解决了农民告贷无门、深受高利贷剥削的困境;

(二)打破了敌人的金融封锁和经济制裁;

(三)为发展苏区粮食合作社和消费合作社提供了资金保障;

(四)弥补了国家银行的不足,大力支持商贸活动和对外贸易;

(五)探索和总结了一套银行的管理制度和管理方法;

(六)成为苏维埃国家银行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家的摇篮。

基因的传承:将闽西红色信用合作基因注入农信血液,继续发挥新时代农村金融的主力军作用

闽西红色信用合作社的建社初心和使命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立足农村,帮助农民,发展生产,为人民过上美好生活而努力。

翻开红色信用合作的历史画卷,虽然经历的道路是曲折的,但是一批又一批的红色金融工作者怀着一心为民的赤子之心,为了党的事业前仆后继,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忘我奋斗,任何时候都与人民群众保持患难与共、水乳交融的血肉联系。

不论信用合作的名称如何更迭,“党的领导、服务三农、为民服务”的红色基因都永远流传。“党的领导”是政治、是基础;“服务三农”是目的、是关键;“为民服务”是初心、是根本。三者互相联系,不可分割。阮山、赖祖烈、曹菊如、黄亚光、卓明等一大批红色信用工作者怀着一心为人民、一切为民族、一生为国家的理想信念和高尚情怀,在鲜血和死亡面前不胆怯,在困难和阻力面前不退却,在金钱和功名面前不迷失,始终保持与群众心连心、为人民谋福祉的政治本色。这对于新时代农信人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推进经济社会事业持续健康发展有着深远意义。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留传的红色基因,老一辈红色金融家留传的红色基因,都始终保持着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农村信用合作社的发展离不开老百姓的支持和拥护,离不开养育我们的这片土地。农信工作坚持把实惠留给百姓,坚持支农支小方向,建立信用为本氛围,完善金融服务体系,不断适应农村金融市场的需求变化。现代农信人更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将红色基因注入农信血液,使信用合作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作者:王有良 单位:上杭农商银行蛟洋支行)

综合编辑:文旅龙岩 来源:红色文化周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来源:https://www.taohuiduo.com/info/153365.html

标签组:[银行] [信用] [股票] [农村信用社] [农业合作社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三农推荐文章

三农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