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上日本国运的奥运会还开不开?_疫苗

发布时间:2021-06-05 发表于话题:日元奥运会后能增值么 点击:125 当前位置:淘汇多金融 > 体育 奥运会 赌上日本国运的奥运会还开不开?_疫苗 手机阅读

4月末,福岛的核废水要向海里排,东京电力的社长向本国的渔业代表 鞠躬道歉。

5月初,日本因新冠而死亡的人数超过了1万人,菅义伟再次向所有人鞠躬道歉。

5月一整个月,由于疫苗注射所带来的各种问题,全日本各大城市的官僚们都在接连不断地鞠躬道歉。

鞠躬,道歉,鞠躬,道歉……

仿佛对于日本的那些官僚和社长而言,没有什么是一次90度的鞠躬道歉所解决不了的。

也难怪,有人说日本是一个具有“躬匠精神”的国度。

可在当下,一个极其棘手的问题正摆在这些手握大权之人的面前,想要解决它,别说鞠躬道歉,就连跪倒伏地的土下座可能都无济于事。

而这个问题,就是还有50天就要举办的2021东京奥运会。

日本还能把这个他们称之为“赌国运”的奥运会开成功么?

用命途多舛来形容今年的东京奥运会是毫不为过的。

原本,它应该在2020年的夏天盛大召开,然而,由于新冠疫情爆发,它被生生向后延迟了一年。

而现如今,开幕将至,在日本的官僚,比如现任副首相麻生太郎看来,东京奥运会就是一场被“诅咒”的奥运会,因为它真的太难办了

首先,就是直到现在,日本的疫情也未见好转。

4月22日所发布的第三次紧急事态宣言,直到现在还仍未解除,大量社会生产活动处于停滞状态。

为防止聚集,饮食店因禁止买酒,而被迫纷纷停业。晚上8点以后,各大城市的街巷空无一人。NHK电视台播放着有关20世纪美国禁酒时代的纪录片,仿佛在呼应现实里,这场由疫情而引发的“令和禁酒运动”。

而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医疗水平相对较高的国度,日本的新冠疫苗注射又推进得极其缓慢,甚至被一些本国的媒体讥讽为“疫苗战败国”。

截止到5月31日,日本只有2.7%的国民完成了疫苗接种,不但在经合组织(OECD)的37个富裕成员国中垫底,甚至还不如一些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

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民众曾因疫苗事故而多次向政府和药厂索赔,最高曾创下过高达3.2万亿的天价赔偿金。

而这便使得政府和药厂在进入21世纪后,为了规避风险而在疫苗开发和使用上趋于保守,致使整个产业走向滑坡。

所以在今天,麻疹和甲肝这类能够靠疫苗所杜绝的流行病,仍时不时在日本爆发,而防宫颈癌的HPV的注射率,则因事故和不当的宣传而低到了惊人的1%。

于是,这次的新冠疫苗注射,便成了日本当下疫苗现状的放大镜——不但注射率低,而且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有老人被注射了浓度过高或过低的疫苗,有女子一天被打了2针疫苗,冲绳的5人被误注了生理盐水,静冈的216剂疫苗则因冰箱故障而全部作废。

·图为神户卫生局因储存不当而弄废960剂疫苗所进行的道歉

而即便抛开疫情这个巨大的客观因素,东京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也是一团乱麻。丑闻频发,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对女性的歧视。

自今年开始,先有东京奥组委会长森喜朗声称“女性在理事会就是浪费时间”,引发390名奥运志愿者愤怒退出;后有奥运创意总监用谐音梗的方式,将女艺人渡边直美讽刺成猪,最后被迫引咎辞职。

·图为知名女艺人渡边直美,创意总监想让她扮猪,是取Olympic的谐音奥林Pig(Olympig)

颇为讽刺的是,一直以来,东京奥运对外所标榜的都是“历史上性别最平等的一届奥运会”。

除开歧视,东京奥运会在临开幕的一年里,还接连曝出了游泳馆建材被发现致癌,圣火传递起始点核辐射超标,利用天价委托合同以公谋私等一系列问题。

而奥委会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也很直接,先道歉,后辞职,如此循环,直至奥运会召开的那一天。

·森喜朗辞职

于是,这届东京奥运会也被称为“玉碎的奥运会”,即不惜一切代价,哪怕牺牲再多,也要将其办成。

这种精神,放在昭和时代或许还有市场,但放在今天实在有些难以理解。

因而,伴随着奥运开幕的日子将近,日本民间抗议和抵制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翻开日本新闻下方的雅虎评论区,满屏都是对奥运会的抱怨,立川市的一家医院在推特上高呼“医疗已经到了极限,停止奥运会”,直接被网友顶上了本国热搜。

日本律师协会的前会长在网上发起了抵制奥运的签名活动,2天之内就得到了22万人的响应。根据最近的一次采访,有超过80%的日本国民都认为这场活动应该取消。

·抵制签名的网页

既然民怨已经如此,日本的官僚们又为何要孤注一掷地把这届奥运会办下去呢?

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钱。

东京奥运会原本的预算是73亿美元,而截至今年4月,这笔钱已经花超了将尽3倍多,如果不办,那么这笔250亿~300亿美元的投入就基本上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且,这届奥运会还延期了一年。

推迟导致场地需要维护,员工需要重雇,宣传需要重启,东京新宿京王广场酒店花百万日元改造的客房无人入住,Grapestone潜心研究的奥运香蕉糖果无人问津。

·家歇业的奥运纪念品店

根据关西大学经济教授的分析,延期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至少有60亿美元,而这个窟窿基本要靠纳税人的钱来补。

更糟心的是,去年由于疫情,东京都的税收已经减少90亿~180亿美元,处于严重收支失衡的状态,如果这届奥运会取消,对于经济的打击绝对会异常沉重。

并且,比起营收,这届东京奥运会对于这个1.2亿人口的国家而言, 原本还有着更为深远的意义。

东京第一次举办奥运会是在1964年,那时日本刚刚从战败的阴霾中走出,经济正开始腾飞,而这样一次全球的盛会,恰恰是它展现自身变化的最好时机。

果不其然,这场奥运会一改日本在世界上的形象,让它从一个颓废不堪的战败国,变成了远东的一颗崛起之星,奥林匹克的狂热带来了大量的生产和消费,其空前的成功也催生出了日本几代人的奥运情节。

·1964东京奥运会

然后,时间到了2013年,东京再一次获得举办奥运的资格,而历史仿佛也走到了轮回的关键阶段。

自20世纪90年代初疯狂的泡沫破裂之后,日本已经连续经历了两个“失去的十年”,经济迟迟看不到腾飞的迹象。而2011年3·11大地震的发生与福岛核电站的事故,则更是给这个国家笼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2012年,安倍晋三再度封相,大力发展所谓的“安倍经济学”,并希望能在未来的某个节点,向世界证明日本已经走出了经济和灾祸的泥潭。

而这个节点,就被定在了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恢复”这个词,成了这次活动最重要的主题之一。

最开始,社会各界都对奥运会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老百姓们将放出的奥运门票抢购一空,有人甚至不惜贷款,也要投资各种跟奥运有关的配套设施,希望能借着奥林匹克的热潮大赚一笔。

大财阀们则慷慨解囊,向所有赛事提供了高达31亿美元的巨额商业赞助。

而作为一个受灾的典型, 福岛的振兴自然就成了这场“恢复秀”的主体:

等奥运会开始了,圣火要从这个地方开始传递,全球运动员吃的将是这个地方所产的大米。在2012年的申奥阶段,时任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宣称要让世界在2020年看到“日本在重建国家上的进展”。

·一名员工在日本福岛县准备用于辐射测试的鱼

可在2021年的今天,我们在福岛所看到的则是,废弃的企业、休耕的农田、装着核废料的“黑色金字塔”,以及一桶桶马上就要被排进太平洋的核废水。

这个曾经被全国寄予厚望的复苏之地,今天俨然已经变成人们在冷战时所描绘的那种“(核)牺牲区”。

除此之外,日本在申奥时所做的其他承诺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脸,

像说要搞环保奥运,却在全球范围内大肆采购木材;

说要在奥运会上创新,新建的体育场和奥运LOGO却被指抄袭;

说要办成团结人类的盛会,却并不禁止赛场是使用带有浓重军国主义色彩的旭日旗……

·被指抄袭的LOGO

可以说,即便在2020年一切正常,这次的东京奥运会也很难复刻1964年奥运会的辉煌,更何况,2020年还是病毒风暴肆虐全球的一年。

而现如今,东京奥运会已经由一个崛起的象征,变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不论它最终是否能够办成,对政客与百姓而言都是一场不小折磨。

所以,也难怪日本的那些政客们会觉得这届奥运会,连同他们的国家都被诅咒了。

然而,他们有近10年的时间去解决福岛问题,却在官僚与政党的互相推诿间将这个城市遗弃。他们有1年多的时间去解决疫情问题,却在保守与犹豫间走在了新冠疫苗注射的队尾。

这些,可就不能单纯用诅咒来解释了。

一遇到问题就道歉,而当问题太过庞大就想要“玉碎”。一直以来,日本的许多官僚都沉浸在这种类似于《菊与刀》所描绘的那种“自我感动”之中。

他们用鞠躬恳求原谅,用自毁逃避现实,只在乎那些靠武士道精神和耻感文化所构筑的表面气氛,却忽视了真正应该解决的问题本身。

而其结果,就是 人停滞不前,问题越摞越高。

二战尾声的时候是这样,签署广场协议的时候是这样,而今天的东京奥运,也仍然是这样。

设计/视觉 Elain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来源:https://www.taohuiduo.com/info/419109.html

标签组:[问题疫苗] [2020年东京奥运会

相关APP下载

热门话题

奥运会推荐文章

奥运会热门文章